您当前的位置:长城网>>南和新闻网>>文苑天地

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

http://www.hebei.com.cn 2014-04-30 10:22 长城网

  “不见江头三四日,桥边杨柳老金丝。岸南岸北往来渡,带雨带烟深浅枝。”

  又是人间四月天,一场雨过后,草木洁净清新,鲜嫩欲滴,喜欢依着阳光坐在办公室窗前赏读楼外融融春光,红情绿意,撩拨心思。不远处堤岸边,柳树已由前两日的鹅黄泛出片片嫩绿色,真是一场春雨一场绿。西北的春天不比江南,阳历四月春意才渐浓,柳枝从三月初吐出苞到发出尖尖的细芽、月末叶子才渐渐长大,现如今也已是拂堤杨柳醉春烟了。

  远处,红、白、粉,各色花映衬着嫩绿的柳枝,显得更加明媚靓丽,在春天万紫千红的色彩里,最喜欢柳树的嫩绿,总以为那才是生命的绿色,这种绿生机待发,给予人无限希望,而喜欢柳树,不是因为它历来深得古今文人墨客的喜爱,也不是因为如丰子恺先生笔下的:我爱它的鹅黄嫩绿,或者说爱它的如醉如舞,亦或是爱它象小蛮的腰,爱它是缘于一段在柳树下温暖的岁月。

  岁月的流逝总是无言的,当我们对流年有了感悟,往往是在悲喜交加的回忆中。那时,我刚工作不久,被调入家门口一所学校,校园不是很大,两棵少见的高大繁茂、秀颀挺拔的杨柳树并排矗立在中央,据说这两棵相伴相生的树始于清朝末年,整个校园几乎全笼罩在大柳树之下,上空,两树的枝叶交融,宛如一把巨伞站在历史的天空为校园遮风挡雨。树干甚是粗壮,两个人还环抱不过来,凹凸粗糙的肌肤、枝干似老人苍老的胳膊。春天,这些枝干垂下柔软如丝的枝条,上面挂满了翠绿狭长的嫩叶,柳枝千条万条,优雅地摇曳着,远观似是一团飘飘渺渺的绿烟、微微浮动的青云,近看枝条挂珠,组合成帘。春末初夏,柳叶逐渐翠绿,丝条愈加修长,如古典美女飘逸的裙带。花期,柳絮弥漫,轻舞飞扬,校园和周边居家房舍皆飘舞着一朵朵如烟似梦的白色精灵,真个是“杨柳青青著地垂,杨花漫漫搅天飞”。

  垂柳蓬茸,柔韧多姿的树下学生们嬉戏乘凉,有时,淘气调皮的学生会把长长的垂在地上的柳枝编成辫子,或吊在成把的枝条上荡秋千,随后,满树下便一片狼藉,翠绿的枝叶残落一地,不多时便是愤怒的老师们逐个在班里破案、惩罚……这样的戏剧隔段时间就上演一次。

  校园,杨柳依依,轻歌曼舞,树影斑驳,诗情画意。北边有乒乓球台岸,依稀记得,除了工作,青春年少的我整日疯狂在那里,早餐时间,母亲每天提着热水瓶和刚烙的饼子、菜碟送来,她并不打断我们,只笑着和我会意地相互望望,就悄悄将这些东西放在树下,随即走出校门。下班回家父母总是做好了饭菜等着我,午休在家,他们总蹑手蹑脚,而我听到预备的铃声响起来才揉着睡意惺忪的眼奔向学校。年少轻狂时,总想躲开父母的束缚,时刻向往着自由,一次和父母赌气,执意晚上住到学校去,平时极少有人居住的校园,夜幕降临,万籁俱寂,月光朦胧,枝叶窸窣,树枝黑色的影子在窗户前晃动,月亮也慢慢游走窗前,幽灵般冷冷地偷窥,这样的夜晚连树上鸟雀的鸣叫也不禁让我毛骨悚然,自然夜不能寐,天不亮母亲就赶来了。那时何曾真正离开过父母的臂弯,又何曾想过生命中父母的陪伴是有限的,短暂的,懵懂中,肆意挥霍着青春,挥霍着父母的爱。

  生命的旅途中,时光的车轮飞速向前,不知不觉中走向下一站。后来,远离了父母,远离了那个美丽温馨的校园,远离了与我相伴几年的大柳树。离去,青春便也与我渐行渐远,当人生走过了春,走过了夏,才越来越体会到最宝贵、值得珍惜的东西在不经意间悄悄流失。独自漂泊在岁月的河流上,回首,父母日渐老去,无力再为我遮挡风雨。前几日回家看望父母,特意拜访了两棵百年大树,深情相拥,它们似乎比以前更加粗壮。曾目睹了我青春年花的老杨柳,纹理沧桑,承载了太多的荣辱兴衰,悲欢离合的世事,却依旧生意盎然,万千枝条婀娜多姿,清丽潇洒,条条低低下垂,俯身亲吻着养育了自己的根。枝叶在微风中轻轻摆动,似见到了久别多年的亲人,向我喃喃细语,亦如我默默地向他们倾诉多年的风风雨雨,坎坷曲折,轻抚柔软的枝叶,已是泪眼朦胧。

  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,而今韶华已逝,物是人非,青春的足迹淹没在岁月的风尘里,不见印记。站在时光的门槛,挽不住失去的年华,挽不住父母的健康,能见到的是整日躺在病榻上的父亲,徘徊在生死的边缘,听到的是备受病痛折磨母亲的叹息。

  岁月的刻刀缓缓划过,婀娜少女光洁的额头上便抹去了稚嫩,倾注了沧桑,老杨柳,可还记得树下那个活力四射的小女子?红颜弹指,刹那芳华,茫然四顾,那些与我一同走过年少和青春的熟悉的面孔,已不知去向,不知他们也是否染上了岁月的风霜?

  风过无痕,岁月无声,蓝天在岁月中旷远,大地在岁月中永恒,在悄然而逝的流年中,我又得到了些什么呢?

  文/晓月清风

关键词:杨柳,岁月,校园

稿源:
责任编辑:龚磊
南和县位于河北省中南部,邢台市区东南,县人民政府驻和阳镇,距首都北京376公里,距省会石家庄108公里。属邢台市管辖。东及东南与邯郸市鸡泽县、永年县搭界;北与任县相连,距其县城13公里;西与邢台县接壤,;西南与沙河市相接,距其驻地褡裢镇27公里;东与平乡县为邻,距其......[详细]
版权所有  长城网  国新网许可证编号  1312011001  冀ICP备10001396号-1